• 年內逾40股重組均以失敗告終 折戟原因是什么?

    2021-10-13 16:40:26 來源:北京商報

    隨著吉電股份(000875)重組終止,年內重組失敗的個股又添一例。10月10日晚間,吉電股份公告稱,公司終止籌劃向中國電力國際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電力”)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事項。經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年內已有47股重組事項告吹。記者還注意到,年內重組失敗的個股中,如美爾雅、棒杰股份等多股系跨界重組。此外,像龍溪股份、和科達等多只個股已多次籌劃重組,均以失敗告終。

    部分個股業績承壓

    籌劃未足月,吉電股份重組事項最終黃了,這也使年內終止重組的個股隊伍再次擴容。經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10月11日,A股年內已有47只個股重組事項折戟。

    10月10日晚間,吉電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決定終止籌劃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事項。據了解,吉電股份原籌劃向中國電力發行股份購買其持有的部分清潔能源資產,并同時募集配套資金。公司股票自9月16日起停牌?;I劃不足一個月,該事項宣告終止。

    吉電股份表示,由于交易雙方對交易核心條款未能完全達成一致,考慮到廣大中小股東的利益及公司未來的長遠發展,經審慎研究,公司決定終止籌劃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事項。

    針對公司相關情況,北京商報記者致電吉電股份董秘辦公室進行采訪,對方工作人員表示,“領導在出差,不方便接受采訪,一切以公司公告為準”。

    除了吉電股份,經北京商報記者統計,年內還有弘宇股份、風神股份、未來股份、日盈電子等46股重組事項告敗。其中,瑞泰科技、沙鋼股份、京城股份3股是在上會階段遭到并購重組委否決,其他個股均為自己主動終止。

    在上述個股中,部分個股業績承壓明顯,投融資專家許小恒認為,這可能是公司急于重組的原因之一,擬通過注入新資產來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諸如近三年兩虧的ST九有。財務數據顯示,2018-2020年,ST九有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24.73億元、3.13億元、1.93億元,營業收入連年下滑;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分別為-2.71億元、-3360萬元、2039萬元。

    2020年剛剛實現扭虧,ST九有今年上半年凈利又虧損了。2021年半年報顯示,ST九有2021年上半年凈利虧損3941萬元,同比下降97.14%。

    跨界重組不理想

    據了解,今年7月,ST九有擬購買北京和合醫學診斷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不低于51%的股權,進軍醫療診斷業務。但事項籌劃不足半個月,由于標的資產股東人數眾多、股權結構分散、股東各自利益訴求不一等原因,交易雙方未能就重要交易條款達成一致意見,最終以失敗告終。

    資料顯示,ST九有目前通過各子公司開展主營業務。各子公司主要經營業務廣泛,按行業分包括公關營銷服務、互聯網信息服務、直播服務、商品零售業及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而上述重組標的主營業務包括醫學檢驗科醫療服務、技術推廣服務、醫學研究和試驗發展等,可以看出,ST九有系跨界重組。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年內重組終止的個股中,跨界重組的個股不在少數。

    諸如,主業為紡織服裝業務的美爾雅于2020年7月起開始籌劃收購醫藥零售行業優質資產甘肅眾友健康醫藥股份有限公司3.11億股股份,籌劃近一年時間,今年7月3日,美爾雅宣告終止該事項。

    同樣從事服裝行業的棒杰股份則把目光投向了AI行業。據了解,棒杰股份原擬與深圳市華付信息技術有限公司51%的股權進行資產置換,但該事項最終同樣以終止告終。此外,華嶸控股、風范股份等個股均于今年跨界重組失敗。

    投資銀行董事總經理王晨光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多家上市公司跨界重組失敗有多方面原因。首先面臨的是監管層對跨界重組的審核越發從嚴。其次,近年來許多上市公司跨界重組情況不甚理想,也使收購雙方存在一定顧慮。此外,王晨光指出,跨界重組存在的風險也較高。“被并購企業如果從事與上市公司完全不相關的業務,對上市公司來說,公司協同性問題將受到巨大考驗,日常經營管理等各方面都并非易事。”王晨光如是說。

    多股已籌劃重組數次

    值得一提的是,ST九有已并非第一次籌劃重組事項。2020年8月,ST九有籌劃收購恩施州鐵路有限公司未果。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年內重組失敗的個股中,存在多次籌劃重組經歷的還有很多。

    以近期公告終止重組的龍溪股份為例,龍溪股份在八年內三度重組折戟。2014年、2016年、2020年,龍溪股份三次籌劃重組事項,但均未果。

    同樣多次籌劃重組的個股還有和科達,于2016年登陸A股的和科達上市以來籌劃三次重組,但同樣均以失敗告終。

    具體來看,2017年2月,和科達發布停牌公告,并于當年5月披露收購標的為深圳市寶盛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100%股權,籌劃8個月,由于對標的資產估值及作價方案最終未能達成一致,和科達終止該事項。2019年4月,和科達再次籌劃重組,這次重組標的變更為湖北東田光電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擬收購其100%股權,兩個月后,該重組事項折戟。2020年10月,和科達第三次籌劃重組,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購買弗蘭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100%股權,遺憾的是,上述事項仍以失敗告終。

    王晨光表示,多次重組的公司在重組時監管也會加大審核力度,過去并購經歷在重組過程中可能會造成影響。此外,隨著北交所設立、科創板設立及創業板改革,中小市值的優質標的目前有了更為暢通的上市通道,更多選擇去獨立上市,上市公司找到適合的優質標的進行重組的難度也隨之增大。(董亮 丁寧)

    上一篇:近年各類互聯網平臺加速發展 平臺經濟規模迅速擴大

    下一篇:近年各類互聯網平臺加速發展 平臺經濟規模迅速擴大

    責任編輯:

    點擊排行
    推薦閱讀
    被别人玩到失禁喷水,英语老师办公室自慰嗯啊,女被啪到深处喷水gif动态图在线